保命还是送命?出租车司机两次“一键报警”后被害|一键|报警|祁东 - 北京旧票网

保命还是送命?出租车司机两次“一键报警”后被害|一键|报警|祁东

  原标题:[津云特稿]保命?送命?湖南祁东出租车司机两次“一键报警”后被害   来源:津云新闻   2018年7月15日,40岁的邹向科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我的寿命签:90岁”。未料想,这成为他所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。   2019年1月27日,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。邹向科的妻子唐美丽带津云新闻记者来到他们的家,家中摆放着邹向科的遗像。“事发虽然已近6个月,但是,我依然觉得老公走得很冤枉,这些天很多媒体都在关注我老公遇害的事。今年1月18日,我们家领了祁东津湘汽车经营服务有限公司劳动关系一案的22万元调解费,因为家里有三个小孩和两个老人,经济条件实在困难,但我从心里并不认可这种调解。我一直认为,如果我老公遇害前按下车内一键报警后,公司安全员没有回拨电话,没有激怒劫匪,我老公就不会遇害。”   唐美丽回忆,2018年8月1日凌晨2点14分,祁东的士司机邹向科,被17岁的持刀劫匪向某杀害。向某在向警方供述中表示:“当我知道那个司机触发他车子的报警后,我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杀了他。我的本意只是想抢钱……为了不让司机第一时间报警,不让别人知道是我做案,我就决心杀掉司机,用刀割了他颈部两刀。”   “我老公当时遇到抢劫后,两次按下车内一键报警,本意是想获得救援,未料想却在通话时被出租车公司安全员询问‘你在做什么事?为何要触发一键报警?’因而激怒了抢劫者,结果被杀。”唐美丽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。   凶手男扮女装   晚上十二点多上车   邹向科原本是家里的“顶梁柱”。   他和妻子唐美丽结婚十几年,攒钱买了祁东县一套115平米的小产权房。这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,住着7口人,包括邹向科70岁的父亲和66岁的母亲,他的三个孩子(分别为15岁、11岁、5岁),以及邹向科和妻子唐美丽。   “家里经济压力大,因为祁东县出租车晚上收费比白天略高,所以我老公出车经常半夜两三点钟才回家。他开出租车两年了,之前偶尔会遇上打车不给钱的情况,但人没出过什么事儿,他开车身上只带些零钱,就是怕遇到抢劫的人。”唐美丽告诉津云新闻记者。   2018年8月1日凌晨0点43分,邹向科像往日一样,将车停在了祁东县主干道绿意阳光酒店门口,这里晚上比较热闹,周围有休闲会所,也时常有从酒店里出来的人坐车。   邹向科将出租车停在这里后,一位梳着长辫子的“女士”坐上了车,邹向科起初并没有意识到,这位“女士”是男扮女装,他就是最终杀害邹向科的向某。   0点50分,监控显示邹向科驾车路过了当地的春苗小学,然后向附近的田间小道行驶。凌晨1点04分,邹向科第一次按动出租车上的一键报警装置。   “按动一键报警装置后,车内摄像头开始抓拍车内情况,我后来从警方出具的资料看到,向某当时持尖刀架在我老公胸前。”唐美丽回忆,“然后,向某开始抢劫,我老公把身上仅有的几十元钱掏了出来,向某却没有下车,后来还逼迫我老公脱下身上的衣服,只剩一条内裤。”   此后的一段时间,邹向科仍在与向某周旋,期间曾开动车辆缓慢在附近行驶。凌晨1点46分,邹向科再次按动车内的一键报警装置。   “祁东津湘汽车经营服务有限公司安全员回拨电话给我老公,他一开始没敢接电话。后来向某意识到不对劲,逼我老公开着免提打回去。公司安全员就问我老公在哪里?为何要触发一键报警?我老公说他正在拉客,刚才是不小心碰到的。然后公司安全员提醒我老公小心一点,双方的通话就结束了。”   向某在向警方供述时称,“当我知道司机触发车子的报警后,就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杀了他。我的本意只是抢钱……为了不让司机第一时间报警,不让别人知道是我做的案,我就下决心杀掉司机,用刀割了司机颈部两刀。”   死者妻子不解   一键报警是救人还是害人?   用刀割邹向科脖子,给邹向科致命伤害是在向某下车的时候。   在一路周旋后,邹向科在凌晨2点14分,将向某送到了当地成章学校,向某的亲戚就住在附近。向某在下车的一瞬间,用刀在邹向科脖子右侧划了很深的一刀,又在脖子左侧划了较浅的一刀,然后下车逃跑。   鲜血立即从邹向科脖子处涌出,他爬出车子后,用手摁着出血的脖子,一路走向祁东县的主干道求救。   凌晨2点17分,有人打电话报警。“是一对小情侣报的警,他们看到我老公用手摁着脖子,跌跌撞撞的走,一开始以为是个疯子。后来他们路过我老公的出租车,看到大量血迹,才知道发生了凶案,赶紧打电话报了警。”唐美丽回忆。   凌晨3点37分,唐美丽在睡梦中被电话叫醒,一开始只是被亲戚通知:“你老公出了点事儿,快来看下。”当时她还没意识到老公遇害。唐美丽赶到事发现场后,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邹向科。“他倒下的位置距离出租车约800米,这条小巷子晚上几乎没人。他想走到主干道被人发现,却在距主干道10米左右的地方倒下了。”唐美丽伤心地说。   “这半年来,婆婆整日以泪洗面,公公一只眼睛本来就不好,另一只眼也哭得看不清东西了……”唐美丽想不明白,“我老公按一键报警就是为了获救,但是他们公司直接给他回电话,还在通话中直接问出为何要触发一键报警,这是救人还是害人?”   出租车公司回应   回拨电话是工作流程   津云新闻记者在衡阳、祁东询问多位出租车司机,他们均表示一键报警后,公司安全员或者老板会回拨电话询问相关情况。“我开车一年多,半年前修车时误按了一键报警,公司老板就打电话问我是怎么回事儿。”衡阳出租车司机王峰(化名)告诉津云新闻记者。   “如果是正规有出租车从业相关证件的司机,公司会为司机买保险,司机一旦遇到危险和人身伤害,保险公司会进行相应赔付。”王峰说,“这也是对出租车司机的一种保障。”   “但是,祁东司机邹向科并没有出租车从业相关证件,他属于副班司机,是和主班司机签的合同。我们之前多次催邹向科去办理从业证,直到遇害他也没有办理,他也没有相应的保险。所以,我们只是本着人道主义精神,给了家属22万元。”祁东津湘汽车经营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熊先生告诉津云新闻记者,“另外,祁东这边的出租车司机按一键报警,按照程序我们都要打电话回去询问情况。这是一起刑事案件,承担责任的应该是凶手,邹向科遇害我们也很惋惜,但承担责任的不应该是我们。”   唐美丽对公司的这种说法并不认可:“如果不是公司直接回拨电话,并在通话中直接询问,或许我老公就不会遇害。另外,虽然我老公是副班司机,但也是他们公司的员工。两年前也向公司申报过出租车从业相关证件考试,但最终没有办下来。”   而邹向科的主班司机陈先生告诉津云新闻记者:“我和邹向科属于合作伙伴关系,车是同时出资买的,邹向科和我并非雇佣关系,他也属祁东津湘汽车经营服务有限公司的员工,主副班司机这种签法也是公司要求的。邹向科遇害后,公司给司机们开了多次安全会议,要大家加强安全意识。”   业内人士看法   多重措施保障司机安全   邹向科遇害的过程令人唏嘘,那么,出租车司机一键报警后,究竟应该如何处理,才能更好的保障司机安全?此前,据《每日人物》记者报道,多地出租车一键报警后安全员处理方式并不相同,“福建泉州司机车内一键报警后会收到回拨电话,苏州、济南不会直接回拨电话,而是通过车内监控设备先确定车内情况,有必要就直接拨打110报警。”   津云新闻记者咨询业内人士了解到,如今各地出租车的一键报警装置多是连接出租车公司和调度中心。为了保障司机安全,一键报警装置被触发后,安全员不直接回拨电话,而是通过监控先了解车内情况,再进行报警或有技巧的电话了解,更能保障司机安全,而且在技术上也完全能做到。同时,可以通过出租车内加装安全护栏,为司机购买相应保险等措施,多方面保障司机安全。   津云新闻记者 张赫洋 发自湖南祁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