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律专家朱巍叫板人民日报:滴滴无需为“空姐打车遇害”事件负责 - 北京旧票网

法律专家朱巍叫板人民日报:滴滴无需为“空姐打车遇害”事件负责

这几日,一则“21岁空姐深夜坐顺风车,随后失联遇害”的消息引发关注。据报道,5月6日,遇害空姐在郑州航空港区搭乘了一辆滴滴顺风车赶往市内后遇害,行凶嫌疑人为一名滴滴顺风车司机,作案后跳河。目前,嫌疑人尸体已被警方打捞上岸。 此事之所以引人愤怒,首先是滴滴公司在顺风车产品设计中,强行加入了社交功能,让司机可以对乘客打标签,且这些标签乘客自己不可删除。所以,“丝袜”、“走光”、“美女”这些标签就被一些司机添加到用户上,一些别有用心的司机,就可以根据标签进行接单,给违法犯罪创造了可乘之机。 另外,涉案犯罪嫌疑人此前就因为性骚扰女乘客,被遇害空姐的同事投诉过,滴滴公司接到投诉后,没有对司机进行任何处理。 这一事件,任何有良知的人都会谴责滴滴公司从产品到运营的种种失范。如人民日报就评论称,中年失女,痛何如哉?芳华之年突遭不测,何其不幸?在缉捕凶手的同时更该追问:网约车司机频频犯事,平台该担何责?人民日报认为,平台除了配合警方开展案件侦查工作,更须防微杜渐,堵住漏洞,尽最大力量拆掉隐患。如果哀之而不鉴之,更不防范,何以避免悲剧重演? 但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副教授,却公开叫板人民日报与社会舆论,为滴滴撇清责任:“从法律角度讲,滴滴无需承担法律责任。” 朱巍表示,在这起事件中,滴滴平台对司机的相关信息验证都是真实的,从这个角度讲,平台没有责任。“虽然司机在拉客时偷偷换了假牌子,但滴滴不可能知情,也无法控制,而且顺风车司机与滴滴之间并非是雇佣关系。这个事件中,滴滴平台与司机之间不是雇佣关系,也不是职务行为,因此不承担职务行为的责任,也不承担雇佣关系责任。信息费也不足以成为改变平台信息服务性质东西。” 朱巍副教授为何会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为滴滴说话,难免仍起疑。好奇之下,我搜索了一下“朱巍 滴滴”关键词,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现象。从2015年到现在,每到滴滴经营中的关键时刻,朱巍副教授都会站出来说话。 2015年初,滴滴模式的合法性尚待讨论时,朱巍在媒体发表评论文章,援引国外观点称,“扼杀租车应用,将会阻碍竞争。”同年,社会讨论滴滴与“黑车”的区别时,朱巍在媒体上称,滴滴是“互联网思维对传统行业的改造”。 2016年,滴滴与优步合并时,朱副教授感叹,“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”。同样是在2016年,媒体曝光滴滴用户遭遇天价打车费,朱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跟平台没有太大关系,平台也难以监控”。 去年,多地网约车新政,导致滴滴司机减少,朱巍在媒体上建议滴滴发展更多的顺风车,同时称赞滴滴的发展,“对于整个北京出行都有很多好的方向”。到了今年,滴滴推出免押金共享单车服务,朱巍教授又称赞起滴滴是“构建的是立体的出行结构”、“智慧出行”。 看到这些,有常识的人,应该心里都知道朱巍为何会频频为滴滴发言了。奉劝朱副教授,举头三尺有神明,做人做事要对得起良心。 人血馒头,不好吃。